let’s talk

EN

新闻中心

新闻中心 媒体报道

达歌生物,从零创新做降解全新靶点的分子胶公司

时间:2022-06-09  作者:动脉新医药  来源:动脉新医药

被认为能够靶向不可成药靶点的蛋白降解剂,已经成为小分子制药领域的“新宠儿”。以PROTAC与分子胶为代表的蛋白降解技术已崭露头角,布局这一赛道的投资、并购交易从未断过。

 

近日,动脉新医药第一时间获悉,达歌生物(Degron Therapeutics)已正式签约完成2200万美元A轮融资。本次融资由幂方健康基金领投,德屹资本、BV百度风投、芯航资本跟投,公司种子轮股东凯风创投和元生创投继续加持。资金将主要用于公司发展管线产品和进一步扩大其分子胶技术平台建设。 

 

达歌生物聚焦分子胶水类小分子新药,旨在成为全球领先的创新型蛋白降解药物研发公司,目前已组建具有国际化视野和丰富行业经验的研发和管理团队,希望能够在传统小分子抑制剂不可成药靶点的发现和验证上,进行全新化合物从头设计、合成和筛选,提供临床前及临床研究上源头创新的方案与路径,以新的治疗模式满足患者需求。

 

01

强强联合,聚焦源头创新

 

 

达歌生物的创立,始于公司首席执行官邹丽晖(Lily Zou)博士与首席科学家仓勇教授的一拍即合。

 

两人相识多年,但真正的深入交流是在2021年,那时达歌尚在雏形,需要完善的团队支撑起未来发展。“我和仓教授的理念特别一致,都是想实实在在做源头创新,做在产品与技术上都能够领先世界的企业。”邹丽晖谈到。 

 

邹丽晖曾在顶级咨询公司、国际大型制药企业和小型生物技术公司先后从事研发、BD、投资、战略、市场营销等多方面工作,凭借对于各个学科的探索精神,积累了全面的科学知识与丰富的商业及团队管理经验。 

 

在创业之前,她曾担任复星医药美国公司CEO,不仅一手创建了复星医药的美国公司,还组建了复星位于波士顿的创新孵化器。对创新药早期项目的投资,激发了她对分子胶领域的兴趣。

 

在小分子制药领域,大部分企业更聚焦在靶点的寻找,而非技术的革新,但靶向蛋白降解技术则有望打破现状。在邹丽晖看来,在细胞治疗与基因编辑为生物医药带来技术革命的当下,分子胶蛋白降解技术将为小分子药物这一主流治疗方式的创新带来新生力量。 

 

碰巧的是,上海科技大学的仓勇教授,在靶向蛋白降解技术领域有着二十多年的研发经验。他曾担任桑福德伯纳姆医学研究所助理教授和浙江大学教授,是蛋白泛素降解领域的专家,专攻新型分子胶药物的筛选和机制研究,以及其在肿瘤靶向和免疫治疗中的应用。 

 

一位在学术界积累深厚,一位在商业界经验丰富,二人的合作由此达成,达歌生物的创新之路正式开启。 

 

刚成立一年,达歌生物已经建成一个高度专业的科研团队专注研发公司的核心技术,并大量利用CRO资源来完成非核心日常工作。公司内部的生物、化学以及蛋白质结构三大部门在资深科学家的领导下齐头并进,而即将成立的AI计算部门,也将为分子胶药物的研发带来新的影响力。

 

02

打造差异化优势,构建技术壁垒

 

 

分子胶降解剂的发展历程不过短短几年,但已显现出强大的治疗潜力。与小分子抑制剂相比,分子胶通过靶向降解蛋白质,可避开小分子抑制剂的耐药性;而与目前火爆的PROTAC技术相比,分子胶不需要结合口袋,类似“双面胶”的特性,让它有能力靶向更多不可成药靶点;同时,分子量小、成药性好、有小分子药物可普及性的优点,也造就了它能够更广泛地应用于治疗肿瘤、炎症、慢性病等适应症领域的优势。

 

虽然优势明显,但需要突破的难题也不少。首先,分子胶通过诱导或稳定E3泛素连接酶和靶蛋白之间的蛋白相互作用,实现对靶蛋白的招募和降解,但是,这种三元复合物的复杂结构导致分子胶无法用化学方法直接设计;其次,分子胶需要特定化学构成完成对靶蛋白的选择性招募,所以缺乏定向设计的化合物文库会让分子胶药物无法进行精准筛选;最后,分子胶和靶蛋白的互作需要一系列复杂的体外和体内生物验证,而且分子胶的先导化合物优化,及其药效药理研究都没有大量数据积累,给药物的临床推进带来挑战。 

 

分子胶的成药难点,并没有阻挡众多医药企业的布局。从全球来看,BMS、诺华等跨国药厂临床进展较快,初创企业Monte Rosa Therapeutics、C4 Therapeutics、Neomorph已跃跃欲试。 

 

而达歌生物,作为国内第一家专注于降解全新靶点的分子胶公司,基于对泛素酶和分子胶化学的深刻理解,建立了一套系统的应对策略,从化合物库建立、筛选与验证、数据积累、AI预测等维度,打造自身的差异化。

 

独创分子胶库

 

达歌生物以仓勇教授实验室的一种新型化学骨架为出发点,创建了自有的化合物库,并在公司的不断探索和数据积累中,扩展了化合物库的数量和多样性,建成了达歌特有的分子胶库,并实现全球专利保护。

 经过一年多的覆盖,达歌分子胶库拥有超过5000种独特化合物,并且数量还在继续增长。这些化合物已是极具潜力的分子胶候选者。 当前,大部分药企还在根据来那度胺(Lenalidomide)和泊马度胺(Pomalidomide)的结构进行潜在分子胶和靶点的挖掘,存在靶点重合的问题。而达歌已经基于独有的分子胶库,开拓出更广阔的靶点发掘空间,未来能够发现的新靶点,将区别于其他同类药企。

 

图片3

 

 

‖系统性分子胶筛选与验证机制

 

达歌在挖掘分子胶化合物上的能力,为其靶点的验证与筛选拓宽了空间。在达歌生物看来,想要验证药效是否真正通过分子胶降解来实现,不仅要看分子胶与E3泛素连接酶这个二元复合物的结合,还要看分子胶、E3泛素连接酶与底物的三元复合物结合,通过分析降解过程以及对底物调节的下游通路,确定分子胶诱导底物降解产生的作用。 

 

历史上,Celgene代表性药物沙利度胺造成了严重的医疗事故,因为在当时,这种毒副作用并未在实验动物试验中体现。鉴于此,达歌生物创建了一系列基因敲除细胞株及CRBN人源化小鼠等工具,进行了更加严格的试验验证,除了准确的判断分子胶的作用机制,还检查其底物选择性,在细胞水平和人源化小鼠体内进行一系列筛选与验证,来判定其靶向药效及安全性。

 

图片2

 

 

‖填补数据积累空白,加强AI预测

 

由于分子胶还属于新兴技术,人们对于它的认知并不全面,导致数据积累比较贫乏。而达歌生物正在建立AI体系,以进行更加深入的研究。这一体系已经积累了近三万个数据点,希望能在AI预测、药物筛选方面更加精准。

 

在药物筛选层面,绝大多数药企会采用AI预测靶点的方式筛选其分子胶化合物。达歌生物选择在此基础上采用更加客观且广泛的方式,结合了三种不同的筛选策略。除了大多数分子胶公司使用的从靶点出发找分子胶化合物的方法外,达歌还使用表型筛选和蛋白质组学筛选,发现更多新的靶点。 

 

其中,表型筛选更多针对癌症靶点,通过观察分子胶化合物杀死癌细胞的方式,判断它作用在何种蛋白上,从而进行进一步靶点与化合物的确认;蛋白质组学筛选与表型筛选有异曲同工之妙,但是却将适应症扩展至更广的范畴,不再受到治疗疾病领域的限制。 达歌生物已经建立的技术壁垒,使其实现了极具竞争力的差异化定位。邹丽晖说到:“我们希望能够放宽视野,和全球公司进行对比,做底层创新和新药领域的新突破。”

 

03

把握First in class机遇

 

目前,达歌已经开启了三条肿瘤领域的管线布局,分别是WEE1、Protein A和GSPT1,均已处于先导化合物优化阶段。

 

其中,WEE1是一款潜在的Best-in-Class新药,全球已有相关抑制剂进入临床,达歌生物则以分子胶降解剂的机制进行设计,由于作用点完全不同,避免了WEE1激酶抑制剂常见的选择性的挑战,不会作用于别的激酶靶点。同时,达歌的降解剂靶向WEE1和IKZF1/3两个不同靶点,不仅可阻止WEE1对细胞周期进展的调控和在癌细胞分裂发生之前对其进行 DNA 修复,还能够增强 T 细胞杀死癌症细胞的活性。 

 

Protein A则是达歌生物给予很高期望的First-in-Class项目,该药物通过蛋白组学筛选方法获得。该蛋白在众多癌症和免疫性疾病中扮演着重要角色,但因其蛋白结构特点,以往被认为不可成药。虽然研发一款FIC创新药具有巨大风险,需要耗费漫长的时间,投入更多的精力,但是,“一旦研发成功,将是突破性的发现。不仅能给癌症和免疫疾病患者带来新的治疗方式,而且是对分子胶领域能够系统地研发出针对不可成药的新靶点的验证。达歌也将得到分子胶领域全球领先地位的认可。” 邹丽晖提到。 

 

资本寒冬下,企业的任何一轮融资都显得难能可贵,从2021年成立至今,达歌生物已经完成了两轮融资,不论是技术的先进性,还是团队的凝聚力,都得到了认可。 

 

作为本轮融资的领投方,幂方健康基金执行董事胡红丹表示:“达歌生物是分子胶赛道的先发者,具有过硬的核心优势,幂方很看好达歌生物的创立理念——通过聚焦难成药靶点去实现真正的创新。在技术层面,达歌生物通过构建独有的化合物库以及筛选体系,建立了较高的竞争壁垒;在团队层面,邹丽晖博士与仓勇教授带领的团队目标性强、信心足,具有很高的凝聚力。” 

 

在资本的支持下,达歌生物已做好未来的发展规划。除了将现有产品不断向前推进外,也将持续拓展项目数量,丰富自身产品管线。同等重要的是,达歌将继续进行技术平台的扩展,深耕独有的分子胶库,加强AI系统建设。在此基础上,达歌生物将通过利用其平台技术的广泛应用及靶点的新颖性,积极探索与全球药企的战略合作,利用全球药企的财力和技术资源,进行管线和适应症方面的拓展,走出其在分子胶领域的独特优势。 

 

“Biotech从技术优势到产品优势,再到最终的商业成功是一条很长的道路。我们有个良好的开端,还会踏踏实实,一步一个脚印地做下去,直到把达歌建成全球领先的分子胶创新药公司。”邹丽晖说。

 

关于幂方健康基金

 

幂方健康基金专注于医药健康与生命科学领域投资,在上海、北京、深圳设有办公室。管理团队具有广阔国际视野、深厚产业背景、丰富行业资源与专业投资经验。基金注重“早期价值与赛道机会发现”,关注生物医药、器械诊断、数字医疗及健康科技等领域投资机会,至今已完成包括捍宇医疗、天广实、亦诺微、赞荣医药、凌科药业、澎立生物、心擎医疗、礼邦医药、安锐生物、和度生物、赛赋医药、安颂科技及微岩医学在内约六十家医药企业投资。

 

“去中心化投资”与“体系化运营”相结合,以“勾勒生命科学天际线”为愿景,秉承“善用资本力量并回报信任”理念,幂方致力于成为一家开放式、平台化、竞争力突出且享誉深远的专业投资机构。

 

关于德屹资本

 

德屹资本专注于VC/PE投资,重点投资于医疗健康、新一代信息技术等领域,管理团队来自于国内外知名机构,拥有丰富的投资、投资银行和产业经营的经历,以及深厚的产业资源和丰富的行业经验。

 

在医疗健康领域,德屹资本以未满足的临床需求为关注点,投资于创新科技的成果产业化,包括创新药和医疗器械领域。投资过的创新生物医药公司包括原力生命科学、璎黎制药、挚盟医药、维立志博、爱科百发,及已上市或过会的泽璟制药(688266.SH)、艾力斯医药(688578.SH)、益方生物等。

 

关于百度风投

 

百度风投是由百度集团发起的独立风险投资机构,美金/人民币基金三期共计超七亿美元。百度风投以新兴科技的早期前驱公司为主要关注对象,倾力于商业消费、医疗民生、科技延展等几大方向。依托百度集团强有力的支持和资源共享,百度风投在人工智能领域排兵布阵,目前已投领域涉及新能源汽车、生命科学、企业服务、智慧城市、半导体、智慧工业、物联生活等。

 

越细微的颗粒度、越精细卓绝的要求,才能促生创新科技。百度风投希望能有机会发现更多将创新科技贯彻到细节中的企业,百度风投会继续支持各大领域中对提升人类现代文明有价值的产业,与优秀的企业共绘社会美好蓝图。

 

关于芯航资本

 

芯航资本一直致力于打造“智能+生命科学”交叉科技的早期孵化器平台,专注于在生物科技领域寻找和培养初创型企业,驱动生命科学前沿领域的探索和创新。芯航聚焦生物创新药创新疗法、基因编辑、合成生物、AI 生物计算平台、脑机接口、生物芯片等方向,通过系统的,深度孵化的方法达成生物科技领域的突破创新,并为此构建了覆盖中美两地的投资网络,包括哈佛、MIT、斯坦福、卡耐基梅隆、清华、北大、科大等顶尖高校一流实验室与一流团队项目。